立即注册 登录
小马网 - 马鞍山城市生活消费平台 - 在马鞍山,就上小马网! 返回首页

亲爱的猫猫的个人空间 http://www.ixiaoma.com/?4610 [收藏] [复制] [RSS]

日志

【转】有没有那样一座城,是为了成全一个人

已有 667 次阅读2011-2-1 09:20 |

壹.  刘恒,窦漪房  ——此生契阔,与子成说,执子之手,与子携老!

“没有人可以把你从我身边夺走,哪怕是上天。”

一直觉得帝后的爱情很鸡肋,但看到这段的时候,确是弥漫着哀伤的。直到刘恒死后,才陡然惊觉他对于窦漪房和对于整部剧的意义。

也许她已经足够强势,但她始终是女人,刘恒的存在让她始终明白自己有那样一个后盾和港湾。而他离开以后,她只是在逼迫自己强势。她不可以也不会倒下,哪怕只是因为他。

而那时的她,已经没有资格幸福了。

可她却足够幸运。这世上还有几个人能够找到、并且狠狠地抓住这样浑然天成的幸福呢。

“情有独钟,便只在于这一个‘独’字。”这一点,甚至是后来的汉武帝也没能做到的。

张爱玲说,有没有那样一座城,是为了成全一个人。

当剑横在她的脖颈之时,他那般坚定地说,“要美人。”原来,在他心中,他们的爱情早已值得用整个大汉朝来成全。

 

贰.周亚夫,雪鸢,张嫣

极喜欢周亚夫和雪鸢在悬崖上的那场戏。没有一点点暧昧的因素存在,却生生地映衬出极具力量的磁场。

他说,“我会记得你的。”但结果,未曾相忘的却是她。这也许早已注定了,周亚夫要用整个后半生来铭记这个女人。

他们之间似乎没有多少甜蜜。唯一记得的,是她在离别之际留在他面颊上的那个吻。清浅,而深刻。正如他们之间的情谊。

也许正像窦漪房所说的,“时间越久,我就越想念雪鸢。”

她是微甜的朗姆酒。一朝离了,却是深深的想念。

而张嫣,却是回味着苦涩的普洱茶。久了,才了解其中的美好。

相濡以沫,亦或是铭刻与心,大约都有着她们的幸福吧。又或者,最无奈的应该是周亚夫,爱不得,恨不得。到头来,亦只能选择接受。

一个人,一颗心。撕裂了,便只能是三个人一生的痛楚。

 

叁.刘盈——我若还在朝,又怎会让你如此痛苦

也许很多年以后,大概已经没有多少人记得,他亦曾经是那独立于金銮殿之上的九五之尊。

这世上为情所困的帝王不在少数,但刘盈却绝不是李煜顺治之辈。如果没有吕雉的咄咄逼人,没有那些桎梏的牵绊和束缚,我深信,他本可以是个出色的帝王。

奈何世上本无如果,更奈何他遇到了杜云汐,遇到了他这辈子的劫数。

他似是云淡风轻的一句,“原来你爱他”,却几乎用尽了一生的力气。从此,没有期盼,没有一点点奢望,只是想守着她,成为她最坚定的支持。

若是当初的刘盈能够预见这般境况,是不是会努力抓住云汐不放手?

我告诉自己,不会的,只因为,他是刘盈。只因为,他爱她。

所以在这段他和她故事里,他注定没有选择抓住或者放手的权利。

当他为了刘武和整个大汉朝而死的时候,笑得那么坦荡荡。也许在那一刻,他才第一次真切地感受到了他在云汐心中的分量。

那就够了。至少,他曾在她生命中,留下痕迹。

 

肆.刘章,吕鱼

爱极了他在宴上舞剑的那段,那样出神入化的一个男子,竟可以为了一个女人舍弃江山。恍惚看到了温莎公爵的影子。

他与她的相遇,相知,相爱,甜蜜地让人心悸。

她是他的吕鱼,他是她的刘章。她是他的妻,他是她的夫。原来,不过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事而已。

寻一所房子,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,良人相伴。忽然好生羡慕这样的际遇。只可惜,于我们来说,终是奢侈了。

所以,看他们这段的时候,是最幸福的。因为,就连误会都渗着甜蜜。

 

伍.青宁——这个世界上,能够困住我的,只有爱情!

她是一个细作,大汉朝最好的细作。这是她从出生就已经明白的道理。

她还记得初来代国时,那样的惊鸿一瞥,他翩翩立于大殿之上,长身玉立,犹如梨花开落。

她沦陷在他的眼眸之中,没有一点反抗的余地。

指尖的丹蔻染成娇艳欲滴的鲜红,笑容凝滞在唇角。她不在乎她的使命,她的性命,甚至,他是否爱她。

她在乎的,只是他好不好。那么卑微,那么无所遁形。

她终于明白了,她其实是不适合做细作的。因为,她终归还是逃不出一个“情”字。这世上,最是噬人、殇人的“情”字。

她还记得那年的未央,花开正红。

然而,如果有来世,她依然会选择来代国。只为,遇见他。

 

陆.子冉——爱人与被爱之间,我永远会选择爱人,因为那是刻骨的!

远去大汉之前,她最后凝望了一眼那富丽堂皇的宫殿。这一去,年月不知,她与他,终究只能错过了。

他是代国的主人,所以,她愿意为了他、为了代国,赌上自己的全部。哪怕,收获的,不过是一场镜花水月。

而当她再一次回到这里,再一次遇见他,甚至成为代国的皇后的时候,她蓦然发现,她竟没有半分欣喜。

大红的嫁衣披在肩上,是沉重到极致的无奈。

他的眸中没有她的影子,她看的懂。

午夜梦回之时,周身是沁入骨髓的凉意。

原来,她的丈夫,只是那金銮殿上的代王,而不是那个会对着窦美人笑逐颜开的刘恒。

她输了,输的那么彻底。却没有半分怨言。

她的出生,她的依赖,她的爱恋,全部都属于这里。这是命数,她,别无所求。

柒.张嫣——这是哀家一个人的天荒地老。

她是不是会常回想起,当初那仍属于她的椒房殿。

落英纷飞,斜阳倚照,大概亦是美的。只是,却美得那般寒凉。

那些年月里,她竟从来不曾明白过,“女子”二字的含义。深宫的寂寞,似乎总是与分位的高低成正比的。于她,更如是。

直到她遇见了那个男人。她知道他不若潘安,不若兰陵,却偏偏就让她心悸。

从此,揉落了朱砂,遣散了缱绻霓裳。牵挂,竟是这般的滋味。

然而她明白,在这段也许从未开始过的感情里,她是卑微的。所以,注定被伤害。

晚了便是晚了,没有因果。他的生命中,已没有她可以容下的位置。

紧紧抱住他的一刻,那是她的最后一次放纵。

城墙斑驳,锁着她的身,亦锁着她全部的情感。青丝缭乱,馥郁的香气凝练在烛影间。蓦然回首之际,灯火阑珊处,良人不再。

许多年以后,当她终于成为那人的妻。她却似是并无那样的欣喜了。

不是感情淡了,只是,心淡了。

也好,就这样吧,那是属于她一个人的地老天荒。别无其他。

 

 

捌.雪鸢

一剑一江湖。或许,她本应该是活的那般肆意豁达的女子。

只可惜,大约这人世间最抵抗不得的,便是命运。她注定是一颗棋子,褪去所有的美好旖旎和少女情思。

她似乎有些明白,曾经的先辈们为什么总爱将所佩之剑取名“断情”。只因身为一名杀手,最难触碰的便是这情字。那是渗着剧毒的鸩酒,沾上一点,就是一世的万劫不复。

然,她还是遇上了她的诅咒。

那个甚至是丝毫不懂得情爱的周亚夫。

悬崖的惊鸿相交,早已在她的心湖中投下了层层涟漪。于是,再遇,便成了不可收拾的倾心。

她在利用着他的过程中,却也将自己的心一步步推到了那墨黑色的眼眸中。然而她仍记得自己的身份,那一点点的卑微和羞耻感让她狠心地拒绝了代王的赐婚。很久以后,她亦是后悔过的吧,因为,或许那是他们离幸福最接近的一刻。

她只能目送着他们的那些瑰丽的梦境,愈走愈远。直到,幻化成海上的泡沫,成为她和他最深刻的伤痛。

如果有来世,她宁愿从来都只是那个无情、无爱的阿丑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--------------转自 林心如吧


路过

雷人

握手

鲜花

鸡蛋

评论 (0 个评论)

小马黑板报
小马黑板报
商务合作
商务合作
意见
反馈